首页 > 文艺支教

《中国艺术报》8月10日头版特别报道:你给我一句话,就打开我一扇窗——文艺志愿者为毕节留守儿童支起“艺术天空”

时间:2015年08月11日 来源:中国文艺志愿者网 作者:何瑞娟

 

 

    他们并没有预想中的所谓的留守儿童的心理自闭,反而更加阳光乐观,带给志愿者无数感动:“你给我一句话,就打开我一扇窗;你给我一个微笑,我就浑身是力量;你给我一个眼神,我就找到了方向……老师啊老师,像老朋友一样。你给我的一切,我永远不会忘……”

    82日至8日,中国文联文艺志愿服务中心、中国文艺志愿者协会组织的“同在艺术天空下”中国文艺志愿者关爱留守儿童文艺支教活动走进贵州省毕节市黔西县观音洞镇青岩村,为正在暑期的留守儿童带去艺术的种子,带去陪伴和欢笑。

  

中国文联文艺志愿服务中心主任廖恳和志愿者们将文具送到孩子们手中 

 

 玉米地前,文艺志愿者们合影留念 

    

  

  你给我一句话,就打开我一扇窗 

  ——文艺志愿者为毕节留守儿童支起“艺术天空” 

  不知道从何时起,“毕节”与“留守儿童”联系在了一起。今年初夏,毕节四姐弟服农药自杀,留下遗书说“死亡是多年的梦想”;3年前的冬天,5个男孩在垃圾箱烧火取暖,一氧化碳中毒死亡;而就在几天前的8月3日,又有姐弟二人在家中遇害……桩桩件件都令全国震惊,事件的主角都是留守儿童。在本应天真的年纪,他们眼中有怎样一个世界?这到底又是怎样的一个群体? 

  8月2日至8日,中国文联文艺志愿服务中心、中国文艺志愿者协会组织的“同在艺术天空下”中国文艺志愿者关爱留守儿童文艺支教活动走进贵州省毕节市黔西县观音洞镇青岩村,冯大海、韩葆、陈涓、景蕾、田灿、杨清竹等画家、词曲作家、作家、舞蹈老师及调研员李硕一行,为正在暑期的留守儿童带去艺术的种子,带去陪伴和欢笑。中国文联文艺志愿服务中心主任廖恳等负责人也来到孩子们身边,将书籍、文具递到他们的手中。 

  
  
  
  “他家好,他家有沙发!”

  青岩村没有学校,孩子们上学要徒步一个多小时到邻村或镇上的学校上学,住得远的要翻过两座山头。126名孩子中,大半都是留守儿童,普遍的状况是一两个老人带着四五个孩子,父母在外打工,不少家里是妈妈“跑了”(因为贫穷而改嫁或者出走)。喂猪、放牛、割草,是孩子们几乎每天的必修课,大一点的孩子还要帮助爷爷奶奶或外公外婆照顾弟弟妹妹。 

  李明的家在山里,上学的路说是路,其实是玉米地垄,或是草丛间踏出来的狭窄小道。山石嶙峋,有时候顶着满天星星打着手电筒就要出发了。志愿者们傍晚穿越玉米地来到他家家访时,不由得为眼前的景象心酸,一间黄泥糊就的颓败的老屋,昏暗的房间里正中烧着一盆火,烟熏火燎,旁边是一盆煮豆子汤,那就是他们的饭。屋子里边是几块石头架一块木板,那是李明的床,没有被褥,只是几件破烂的衣服胡乱铺在床尾。老屋旁边是去年新盖的房子,说是新房,也破旧得厉害,没有任何家具和电器。李明的妈妈智力有障碍,妹妹年幼,两人都患有眼疾,因为没有人照顾,爸爸就没有能够出去打工,凭着种一点苞谷和豆子,勉强维生。 

 

李明的家,一盆豆子是他们的饭,石块加木板就是他的床,几件破衣服堆起来就是被褥

 

  很多留守儿童的家跟李明的家一样,也许盖的是楼房,看起来光鲜,走进去却是家徒四壁。他们的父母外出打工,十几年挣来的钱,加上借钱也只够将房子立起来。罗红家就是如此。青纱帐间一座二层小楼,楼前一株饱满的向日葵,志愿者们到的时候,罗红的爷爷正坐在门前剥豆子。爷爷70多岁了,一只眼睛白内障已经完全坏掉,另一只眼睛也有严重问题,就这样一个人带着四个孙女生活,大的十来岁,小的四五岁。大孙女脑子生病,被在外打工的父母带走治疗,花掉两万,还需要一万才能继续治疗,盖房还借了不少钱,为了省路费,夫妇俩已经两年没有回家。二楼堆放着苞谷芯儿,旁边一张板凳加一个木板就是罗红的课桌,再无他物。可是即便如此,孩子们依旧乐观。在一张堆满杂物的桌子上方,贴着罗红的静物素描,素描上方是粉笔写的一句话:只要我们一起努力,就能得到好的明天,加油! 

  很多孩子将自己的画送给志愿者,这是其中一个孩子被记者采访过的最好的一幅,也送给了志愿者 

    

  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说的也许就是这个。在词曲作家韩葆家访中,孩子们簇拥着她从一家走到另一家,走到其中一家的时候,孩子们欢闹着说:他家好,他家有沙发!在孩子们看来,有沙发就已经是富裕家庭了,尽管那张沙发也简陋破损得厉害。说起父母不在身边,说起妈妈“跑了”,他们都很淡然,也许因为周围的不少人也是如此,没有看到过更幸福是什么模样,他们已经习以为常。可是他们却极为渴望读书,一个还不识字的小男孩在志愿者教会他拼音a时,一个人趴在桌上专注地写了一个多小时,回去又让哥哥教新的;五岁的王紫璇兴奋地背着哥哥的书包来学画画,她的姐姐说:她这几天可开心啦,她就是爱上学。还有的同样不识字的孩子拿着菜谱让志愿者帮读了一遍又一遍,因为农家书屋里的书只有菜谱配有图可以看懂…… 

  
  
  “老师,如果你是我妈妈就好了”

  这里是第一次有志愿者来支教,第一次有了专业的艺术课程老师,村民和孩子们都像过节一样。第一天,当61名留守儿童聚集在村委会的会议室时,两个孩子被家长严厉地拉了出去。不一会儿他们又回来了,换上了新衣服,还带着未剪的吊牌。孩子们都尽量穿着他们最漂亮的衣服来了,在志愿者展示自己的才艺和“选我选我”的笑声中,孩子们各自根据兴趣选择了喜欢的艺术门类的老师。很快,更多的孩子被吸引而来,增加到92人。

 

      

  作家景蕾教孩子们朗诵《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   

 

  作家景蕾的行李箱中装了大袋的棒棒糖,那是她七岁的双胞胎女儿要送给山里孩子的甜蜜礼物。第一堂课,一本绘本读后,景蕾化身袋鼠妈妈,十几个学生成了她的袋鼠孩子。她拥抱他们,告诉她的孩子:你笑起来的样子可爱极了!从此,“我的儿子!”“我的女儿!”回荡在当作临时教室的不足10平方米的农家书屋里。她教给孩子们背诵《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告诉孩子们分离聚散是每个人都要经历的,要积极面对。而学习是相互的,当中午孩子们带着她一起在山间自如奔跑时,她才发现,原来城市和村庄只是两种不同的生存方式,各有悲喜。此刻,孩子们是从容的老师,而自己变成了好奇欢喜的孩子。 

 

  

地为椅石板为桌,美术家冯大海手把手教孩子们画画

 

  国家一级美术师冯大海将课堂搬到了玉米地旁、青山前的石子场、废旧的老屋前……因地制宜,引导孩子们发现就在身边的美。孩子们就着石头、木板、小板凳,或者干脆半蹲半跪在地上,在老师的示范下,一笔一笔勾勒自己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玉米、树下的南瓜、房前的鹅、哞哞的黄牛、想象中从未谋面的大海……从未认真看过的家乡成为笔下的彩色世界。歌唱家陈涓自备了各种设备,还带了小音箱。她把每次课程都用摄像机录下来,回来后仔细看自己的教姿教态,随时纠正,每个晚上都认真备课。她为孩子们自豪,笑称自己好像是“青岩好声音”的导师。 

  

我们的队伍向太阳,宝宝老师”——词曲作家韩葆和她的孩子们

 

  洋房很宽敞,也会装满忧伤,木板床,有时也会像天堂,我的眼泪,我的快乐,和你一样。”韩葆教给孩子们的第一首歌是她创作的《蒲公英》。孩子们亲切地称呼她为“宝宝(葆葆)老师”,和孩子们在一起,她更像是贴心的大姐姐。孩子们没有吃早餐的习惯,韩葆知道了以后,特意头天晚上预订了小卖部的煮鸡蛋和面包,第二天一早带给孩子们。罗小黎是韩葆音乐班里的班长,今年读初二,眼神中有着与年龄不相称的忧伤。一些孩子父母外出打工,还有老人照顾,小黎则自己带三个弟妹一起生活,每天照顾他们,给他们做饭,然后带着他们一起步行一个多小时到镇里上学。而妈妈却并不体谅她的难处,每每弟弟犯错,受责骂的总是小黎。她害怕毛毛虫,害怕蛇,害怕天黑的时候走玉米地那段路……就这样,孩子们跟他们的“宝宝老师”诉说着平时无处诉说的心事。 

  

  青纱帐前的舞台,街舞教师田灿带着十几个小孩子跳起机械舞,可爱的小猫在一旁观望  

 

  这里的男孩子以前没有学过舞蹈,“舞蹈都是女生学的”,这一次终于有了机会。在舞蹈老师田灿的带领下,一开始,他们并不好意思学,只在小屋里,一个人学动作时,其他人要闭住眼睛。很快,他们就来到了户外,当十几个小男孩在玉米田旁像模像样地扭动四肢跳机械舞时,简直有魔幻的意味。毕节学院民族舞蹈教师杨清竹带着二三十个孩子跳民族舞,从三岁到十几岁,都是零基础,孩子们的记忆力和节奏感却极好,学得很快。在游戏之中,孩子们变得越来越大胆自信地展示自己的舞姿。 

  

——歌唱家陈涓与孩子难舍难分 

  来,我们合张影

  

  用狗尾巴草编成的兔子指环、小猫发卡,用纸撕一颗心写上“老师我爱你我好喜欢你”,折一朵纸玫瑰,采一束野花,画一幅画,煮一枚平时舍不得吃攒起来卖钱的鸡蛋……每一天,孩子们倾尽所有来送给志愿者们,每天清晨早早地迎接着他们,飞奔着扑进他们的怀里,一个拥抱,一个吻,一遍又一遍地对志愿者表达:老师,我爱你,老师,你爱我吗?老师,如果你是我妈妈就好了!老师,你们还会再来吗,你们能不能不走? 

  

 孩子们要上舞台了,志愿者们纷纷给孩子们买来衣服和头饰,并给从没化过妆的孩子们化妆 

  

  

 青岩村头一次村晚,从来没有站到过舞台上的孩子们展现出阳光与乐观

 

  那天,当从来没有站到过舞台上的孩子们站到了全村在家的村民面前时,一首首动人的歌曲,一个个流畅的舞蹈身影,一幅幅阳光下斑斓的画,让家长们晒得黢黑的脸上绽放出久违的笑。这也是青岩村头一次的“村晚”,是孩子们和志愿者给村民们的礼物。还需要什么语言来表达老师与孩子们之间彼此的真诚与可爱呢?他们并没有预想中的所谓的留守儿童的心理自闭,反而更加阳光乐观,带给志愿者无数感动。孩子们自己学了一首歌,唱给志愿者们:你给我一句话,就打开我一扇窗;你给我一个微笑,我就浑身是力量;你给我一个眼神,我就找到了方向……老师啊老师,像老朋友一样。你给我的一切,我永远不会忘…… 

  

  

  

 

  
(编辑:廖述霞)

编辑推荐

热点视频

名家风采

  • 789.jpg
    李丹阳,著名女高音歌唱家,第二炮兵政治部文工团艺术指导,国家一...
  • 1.jpg
    9月12日,为纪念中国抗战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由中国文艺...
  • xiaoxiaotu.jpg
    张继,字续之,号四融斋主,1963年出生于河南长葛,一直热心文艺志...
联系咨询|投诉建议|文艺论坛|职能部门|团体会员|组织结构
京ICP备14001194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5171 中国文艺志愿者网 版权所有